设为首页     凯风地图
当前位置首页 > 四川 > 邪教辨析 > 正文

妻子到死都没有明白谁害了她

2016年03月31日 16:58    作者:李明杰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 

网络图

  我叫李明杰,今年58岁,是陕飞动力公司的职工。我妻子叫孙艳玲,1959年出生,是我们厂缝纫班的班长,当年我们两个一起进的厂,在一线工作几十年,虽然工作辛苦,生活条件算不上好,但是妻子温柔贤惠,女儿聪明懂事,一家人也其乐融融。可是谁曾想到,如今生活条件好了,女儿也成家了,妻子却没了。看着别人夫妻携手进出,我不由地想起妻子,心中难掩悲愤。

  事情还得从1997年说起。当时妻子患有高血压、关节炎,天阴下雨腿就疼,由于坚持服药,平时也注意调理,病情一直比较稳定,也没什么大碍。大概是8月份,单位派我到西安出差一个多月,回来后妻子迫不及待地告诉我她学了个好功法,说练这个功不用打针吃药就能治好病,治病效果非常神奇,别的功法都没法比,厂里有几个害了几十年的病都治好了,说这个功法教人做好人,而且“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”,还说她练了十几天都已经有效果啦,腿都没那么疼了(其实她的腿疼是间歇性的,再加上心理所用)。妻子除了每天坚持到厂区的练功点练功,早晚在家盘腿打坐一两个小时,还要看练功的书和一些录像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。在这之前我也知道有个法轮功,当时国家没有明确取缔,社会上练的人很多,我们厂也有不少人早晚在广场上练。所以我也没多想,虽然对妻子说的神乎其神的功效不大相信,但是也没怎么反对,心想只要她觉得对身体好,练就练吧,也没当回事。

  1999年7月,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,单位领导找我和妻子谈话,要求不准再练法轮功。既然国家明令禁止的事情,我就坚决反对妻子再练法轮功。但是妻子对此非常不理解,认为这是“法轮大法”在考验她。起初我和女儿怎么劝她都不听,有几次她还把书带到单位看,单位领导把我叫过去作了批评,还调换了她的工作岗位。

  妻子性格温柔内向,我和妻子关系一直非常好,大小事情都是商量着办,几乎没红过脸。但是为了练这个法轮功,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只要反对练功,一说就跟我急,连女儿都被骂哭了几次。我感到问题远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,再任由她这样下去可能要面临下岗。此后,一旦发现她练功或者看那些书籍,我就坚决阻止。为这事我们没少吵架,女儿也为这事经常和她妈闹别扭。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,她终于答应不再出去练。为了能够继续“修炼”,她基本不出家门,也不和亲戚朋友走动了。为了表示会一直跟着李洪志和法轮功,她坚决不再吃药和去看病,把身体感到不舒服认为是在“消业”,并且有“师父”的“法身”保护,什么也不怕。我和女儿都觉得挺荒唐的,我们一再劝她要相信医生,药不能停,否则会出危险。可她我行我素,完全听不进去,而且还对我和女儿说:“我现在再也不用吃药打针了,练功就能治好我的病,人家多少的癌症病人练这个功都练好了”。还越来越疏远我们父女俩,一下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半天不出来,家里大小事情不管不问,我们父女俩回到家难得吃上一口热饭菜。

  由于长期拒医拒药,妻子的身体越来越差,面色浮肿、虚胖,经常喘不过气来,我要送她上医院,她说我这样做是害她,坚决不去医院。2006年7月妻子竟晕倒在了单位食堂,同事都劝她去医院查查,看身体究竟是怎么啦,但是,相信“消业”的她,竟然没当回事。有时候我看她明显是身体不舒服在咬牙坚持,她却说那是“师父”在给她“消业”。

  从2008年底,她的病情开始加重了,单位办了病休,长期在家休养。每年都要出现昏厥过去的紧急情况,幸亏我们及时发现,紧急送医院,可每次一抢救过来,她就哭着闹着要出院,还骂我这样做是帮倒忙,害了她。她不顾医生的再三警告,强行要求出院,完全不配合医生的治疗,无奈我只好让她出院回家。

  到了2012年7月,妻子已经几乎下不了地,腿疼得整宿睡不着觉,我和女儿强行将她送到医院做检查,医生说她得的是骨癌,必须住院化放疗控制。这时候她还是说什么也不肯住院治疗,在我和女儿的苦苦劝说下,她终于同意回家看中医。

  单位领导知道她的情况后还专门派了车,每周两次接送她去看中医,实在疼得不行她才勉强喝了几个月中药。但是病情已经发展到那种程度,靠喝点中药怎么能解决问题?终究她虔诚信奉的法轮功没有治好她的病,她顶礼膜拜的李洪志也没有救她的命,在2013年3月20号晚上,极度痛苦的她停止了呼吸,当时才53岁。可怜的妻子,到死都没有明白是谁害了她!

  我时常回想起妻子的音容笑貌。妻子原本是很通情达理、温柔贤惠的,要不是这个害人的法轮功,我们现在正是享福的时候。每当想起这些,我心如刀绞——法轮功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刀!

【责任编辑:翰林】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 |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