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   凯风地图
当前位置首页 > 四川 > 魅力天府 > 正文

乡音绝唱沱江号子

2016年03月30日 10:10    作者:钟智勇 刁觉民    来源:文明网    [纠错]

  

图片源自网络

    吼号子的老人

  2004年5月1日,金堂县城毗河湾。一场盛大的水上活动即将开始。

  上午十点,从南滨路上空传来一阵号子声:哦嗬,嗬,嗬,嗬……嘿,嗬,嗬……嗬讫咗(取意“合起足”,步调一致),嗬讫咗,嗬讫咗,嗬讫咗……嗬,嗬,嗬……嘿,嘿,嘿,嗬,嗬,嗬……

  这声音高亢,苍凉,悲怆,在古老的水城上空回荡。

  两岸数十万观众,被这突如其来的独特号子声吸引着,震撼着。

  上了年纪的人听出来了,这是沱江号子。许多年过去了,人们几乎忘记它的存在。现在,在数十万人的注视下,沱江号子,又唱响在这个古老的水上码头……

  吼号子的老人叫肖云富。63岁,是沱江上最后的拉船人。

  沱江号子是拉船人创作

  十年后的一个夏天,在一片绿荫遮盖的小院里,我们又见到了肖云富。尽管岁月匆匆,老人依旧脸膛红亮,声音铿锵。我们和他聊起他的家世,沱江,和沱江号子。

  肖云富祖籍湖北孝感。先辈在清康熙年间,随着“湖广填四川”的移民大潮,来到广汉松林安家。到他爷爷、父亲这一代,都拥有了自己的船只,常年在毗河、北河和沱江上撑船帮人运送货物。

  1957年,肖云富14岁。撑了一辈子船的父亲看着儿子长得结实粗壮,于是想让他子承父业,靠经营木船成家立业。当船老板必须熟悉河道,了解水性,最重要的是能吃苦耐劳。他让儿子去学着拉船。就这样,14岁的肖云富成为沱江上最小的纤夫。

  年纪尚小的肖云富,勤快聪明,不仅很快学会了拉船的基本要领,而且跟随一些年纪大的纤夫,学会了吼号子。

  提起沱江号子,肖云富很兴奋。我们请他吼几句,他张嘴就来:

  你双脚跪在石板上,

  手拿棒棒捶衣裳,

  清水洗,米汤浆,

  哥子们穿到好张扬。

  声音洪亮,悠扬,犹如从广阔的田野里飘来,又像从浪花中飞出,朴实,幽默,动人。

  肖云富说,沱江号子自古以来,就是拉船人创作出来的,是一种劳动号子。老一些的纤夫,能够唱几十个不同内容的号子。每一种号子,不仅内容相异,在不同的劳动场景中,也发挥着不同的作用。唱号子由一人领,众人和。领唱的人不仅要唱得好,声音好,还要熟悉水路,深谙水性。因此,领唱人的地位高于其他船工。

  “那你在游乐节开幕式上唱的那个号子,属于什么号子?”“那是‘打河号子’,俗称‘开船号子’。”

  肖云富介绍说:沱江号子由常年在江河里拉船的船工创造,是民歌的一种。它既可以唱,也可以吼。从赵家渡到淮口、五凤近百里的江面上,共有三大码头。在靠水运为主的那些年代,来来往往的船只上千艘。每天都可以听到船夫们吼唱。每个人声音不同,喜好不同,唱腔不同,吼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。但是,从它发挥的作用上,大致可以划分为这样几种:

  其一为“打河号子”。停靠在码头上的船只起航时,船只大多载满货物,非常沉重。开船之时,必须让纤夫们做好拉船的动作,集中精力,身体前倾,脚掌蹬地,平心静气。领唱一声呐喊,众人喉咙里迸发出一声声:“嗬,嗬,嗬,……嘿,嗬,嗬,嗬……嗬讫咗,嗬讫咗,嗬讫咗……”船便开始移动。随着船速加快,纤夫们踏着节奏奋力向前拉船。

  其二是“倒板号子”。“倒板号子”是船只冲滩前时吼唱的号子。沱江从金堂赵镇梅林公园起步,要穿过长13公里的金堂峡。这段沱江,江面狭窄,滩多水急。是沱江航道上的“虎口”。尤其从下游过来的船只,船行上水,要冲过一个个险滩。滩下水花飞溅,声如惊雷。冲滩之时,纤夫们赤裸着身体,几乎匍匐在岸边的鹅卵石上,脚蹬着石头,手爬着崖壁,一步一步,拼尽全力,号子声惊天动地,船只缓慢地逆流而上。这时候吼出的号子声,音调急促激烈,节奏缓慢低沉,仿佛从一个个男人的心底奔涌而出。这时的号子显得更为原始,更加提气。

【责任编辑:翰林】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 |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号